老婆的性感开发之旅】(46 上)【作者:8083979   人妻小说 
字数:5127
  予人玫瑰手留余香,希望您高抬贵手点一下右上角的举手之劳 。
  您的支持 是我发帖的动力,谢谢 !

      ***    ***    ***    ***
              《一》大学时代

            四十六、虎头蛇尾(上)

  随着阿涛的挺进,小欣微微扬了下头,显然是在生理反应的作用下下意识的行为。接下来,就在阿涛的耸动下,开始有规律的前后挺动着。

  「恩。。。。恩。。。。恩。。。。」

  在此期间,小欣除了身体在晃动外,喉咙里还发出了微不可闻的闷哼声,声音不大,不知道是在内心不想配合阿涛,还是在这荒郊野外怕人听到。

  对于小欣能够接受阿涛打野炮的要求,我感到很是匪夷所思,甚至我还惊讶的发现,这次野战,阿涛竟然没有戴套,这简直太不可思议了。小欣的这种转变是不是有点太快了?可是无论是我了解的小欣,还是这一直以来小欣的种种表现,都不应该这样的啊。

  但是有一点我还算是得到了一点安慰。那就是录像的事,小欣肯定是全不知情的,无论是从相机所摆放的位置,还是阿涛偶尔偷偷瞟过来的眼神,加上小欣自然的身体动作,都看得出来。

  相机的视角摆的很低,还明显有些远,因此小欣和阿涛在画面中占的比重并不大,周围的碧海蓝天也随之显现,在这光天化日之下,这放荡的两个人,显得跟整个环境都格格不入。

  看着画面远处还依稀有游客的身影,虽然距离很远,远到在画面里只是一个小黑点,但是对于正在干龌蹉事情的人来说,尤其是像小欣这种平日里一贯清纯的人,都是重大的突破。

  这一刻,虽然画面里的两个人还在我眼前激烈的交战,但我却有些不敢相信这是事实了。我不明白阿涛到底给小欣灌了什么迷魂汤,竟然会让小欣作出如此堕落不堪的事情。

  但是结合这段时间在录像里的观察,尤其是早上小欣剃毛后的反应,这种转变又太是违和,莫非阿涛又用了什么下作的手段?

  难道从这一刻开始,小欣就已经走上了放弃爱情的不归路了?

  为了解开一直以来的疑惑,我开始更加细心的观察起屏幕里面两个人的一举一动。

  刚刚的这段时间里,两个人并没有过对话,虽然看起来阿涛干的是生龙活虎的,情绪高涨,但是貌似小欣的兴致却并不高涨。

  这让我更加疑惑,明明自己的兴致不高,还能配合阿涛做野战,这到底是对阿涛又多死心塌地那?

  不过慢慢的我却发现了其中的门道。虽然小欣兴致不高,但是因为阴道内壁不断被摩擦而产生的快感,还是无时无刻的传达到她的大脑,所以在生理反应的作用下,小欣的头会不断的晃动,偶尔有几次她的脸会转向镜头这边,我发现她的表情还是跟早上一样,充满了冷漠。

  如果硬要说跟早上有什么不同的话,那就是紧咬的下唇了。但我知道,那只是因为她不想自己发出浪叫,或者是怕人发现,或者是对阿涛的一种无声抗议。
  在这冷漠的表情里,我看到的是一种隐忍和嫌弃,根据小欣现在的情况,我知道,这种反应是真对阿涛的。

  可是昨天还百依百顺的,跟阿涛玩着角色扮演的小欣,为什么会突然对阿涛产生这么大抵触那?

  细细想来,好像这一变化,是从小欣剃毛之后开始的。

  记得小欣当时在浴室里,带了好久,当时我还在猜测她在干什么,后来通过阿涛的话知道她其实一直躲在里面哭泣。再后来,在阿涛的步步紧逼之下,小欣才开始给自己剃毛。

  那段时间里,小欣的心里在想着什么?是对自己的堕落感到后悔?还是对阿涛的所作所为产生厌恶?是流过了眼泪之后,继续自己的放纵?还是淌干了泪水后,进行坚决的反抗?

  对此我只能猜测,无法知晓,但是从她的下体裸露出来的阴毛消失的那一刻开始,小欣的态度就完全变成了现在的样子。在那些照片里也是这样,毫无生气。
  在想通了这一切之后,我隐隐的明白了小欣现在的想法和做法。那就是坚持最后的隐忍。

  这无关于欲望,这是一个柔弱的姑娘,在这种境遇下,所能选择的最好的保护自己的方法。

  一天,再坚持一天,所有的事情就都结束了。曾经你给过我快乐也好,痛苦也罢,都抵不过我对未来的向往,那里没有欲望,也没有伤害,有的只是一片净土,一片我向往的纯洁和自由。那么为了这美好的未来,我愿意满足你的所有要求,只求你信守诺言,而我则坚守本心。

  这是我对小欣内心的解读,虽然无法得到认证,但隐约中感觉应该是八九不离十。

  就这样小欣此时正怀着这种悲壮的心情,双手撑在石头上,弯腰撅着屁股,用这淫荡的姿势承受着阿涛的撞击。

  「恩。。。。恩。。。恩。。。」

  小欣依然紧咬着嘴唇,发出闷哼声。

  虽然她在极力的克制自己,但是从她抖动和扭曲的身体可以看出来,她早已经起了生理反应。这一点从那胸脯前显现出来的两个凸点就可见一斑了。

  这件泳衣没有胸垫,所以在这种情况下,那两个坚挺的小不点就显得特别明显。但是好像阿涛觉得还不够,只见他慢慢伸出了双手,同时上半身也向前俯去,慢慢与小欣的身体叠在一起,那粗狂的胸膛紧紧的贴在小欣光洁的背上,两只手也慢慢的攀上了小欣的双峰,隔着衣服揉搓起来。

  我很佩服阿涛以这种姿势还能发动如此猛烈的姿势,下身的动作不停,两只手也不停的忙碌,一阵肆意的抚弄之后,他的手忽然定住,摸索了一番后,两只手同时向两边一拉,然后两个雪白的乳房就掉了出来。

  这两个乳房是小欣身上仅有的一部分没有被晒黑的地方,随着身体摇晃而摆动的两个雪白紧致的肉球显得极为晃眼。

  这尼玛这件泳衣上到底还有多少机关?原来在胸前的位置,还有两条拉锁,这TM不就是专为了做爱而准备的吗?阿涛这个贱人,准备这样的泳衣,应该是从一开始就打算要跟小欣打野战了,这几天一路走来,貌似阿涛就在一步一步的设计、铺垫,直到摘得这最后的果实,赢取突破性的胜利。

  当然就像我的计划已经偏离了轨道一样,毕竟阿涛没有我那么了解小欣,所以他的计划也因为小欣的种种抵触,而渐渐脱离了他的控制,变成了现在的样子。
  小欣的心态起了变化,进而也导致了阿涛的心态也发生的扭曲,现在的他与其说是在玩弄小欣,还不如说是在纯粹的泄愤。

  因此在小欣雪白的乳房突破紧绷的泳衣蹦出来之后,阿涛就猛的一把抓住,然后疯狂的抓捏,把那原本娇嫩得如面团一般的丰盈之处,蹂躏得不成样子。

  「小骚货,爽不爽?啊?爽不爽?」

  阿涛的阴茎还在小欣的阴部进出着,那黝黑的皮肤上早已经晶莹发亮,那是小欣淫水的反光,所以阿涛现在问的话,明显是多此一举,但是正是因为他此时内心满是戾气,所以他才会如此恶狠狠的问小欣。

  「恩。。。恩。。。恩。。。」

  小欣的闷哼声还是不断传来,但是就是不回答。

  「怎么不说话?野炮都打过了,还要装矜持?从你撅在这里开始,你觉得你还有什么脸面吗?你这么忍着有什么用?你刚刚撅起屁股等我操你的时候,你的清纯跑哪去了?」

  看到小欣在自己肆意的蹂躏下,还是没有松口,阿涛再一次改变战术,开始假装语重心长的诱导小欣。

  「恩。。。恩。。。。恩。。。恩。。。」

  然而小欣今天好像真的是铁了心要与阿涛对抗到底,无视了他的所作所为,就好像是一个充气娃娃一样。这只是换了种形式,用她自己的阴道帮阿涛打个飞机而已。

  「操,不说是吧,我他妈今天就干死你,我就不信你不叫出来。」

  看到自己平日的种种手段纷纷失效,阿涛有些气急败坏,两只紧握着小欣乳房的手,同时松开,然后上身直起,双手卡在小欣的腰部,之后开始了疯狂的抽插,真的好像一个正在用飞机杯打飞机的男人陷入即将喷射前的癫狂一样。只不多现在正包裹着他的阴茎的是个大一点的飞机杯而已。

  「恩。。。恩。。。恩。。。。」

  小欣的哼声大了起来,但明显还在刻意控制着。

  这是两个人的角力,虽然正被人摆出不堪姿势操干的小欣明显的处于被动,但她却还不服输,就是咬牙坚持着。

  见到小欣还是如此顽固,阿涛再次提高速度,同时用更加猛力的力道,几乎一刻不停的撞击着小欣的屁股。

  在阿涛不断的撞击下,小欣的屁股上的肉浪不断涌现,连绵不绝的荡漾不定,同时两个从泳衣出露出的肉球也在一刻不停的摇晃着。同时那原本平行于地面撑在石壁上的双手,也因为脱离,在撞击中慢慢下滑,身体也随之变成倒「V」字形。
  由于姿势的变化,导致此时小欣的阴道口也相对提高了一些,这让阿涛的动作也变得不协调起来,对于在激动情绪下,疯狂抽插了许久,正处于即将喷射状态的阿涛来说,原本舒适连续的进攻忽然被打断,想来阿涛的内心一定是崩溃的。
  如果放在之前,小欣和阿涛的关系还算和谐的时候,也许现在只要阿涛轻轻拍拍小欣的后背,小欣就会心领神会的调整姿势,让阿涛更舒适的抽插,给自己更多的快感。

  然而今时不同往日,在小欣无声的抗议和冷漠的反应中,阿涛也已经被激怒了,所以往日的温柔和默契都早已不复存在,剩下的只有粗暴的对抗和无情的凌辱。
  此时为了能够继续享受小欣阴道里那紧致的包裹和顺滑的摩擦,阿涛再次伸出一只手,向前直到小欣的脑后,然后无情的一把拉住小欣的头发,猛力的向后拉回。
  「恩!~~~~」

  吃疼的小欣,声音骤然提升。因为全无准备,这一刻来的太过突然,突然到小欣的牙齿还咬在下唇上,因此依然还不过是一声很大声的闷哼而已。

  「你还真能忍,我看你能坚持多久。」

  已经被愤怒冲昏了头脑的阿涛,并没有仔细的去考虑小欣此时的状况,在他看来小欣依然是在跟他对抗着,所以他非但没有所收敛,反而更加变本加厉的疯狂抽动。

  在我的视角看来,两个人的交合处,已经看不到阿涛那黝黑的阴茎了,因为速度真的太快了,只能不断的看到,两个人的下体,分开,然后贴紧,如此反复,火星撞地球般的激烈。

  这震撼的画面本就已经足够吸睛了,再配上耳机里一声高过一声的「啪」、「啪」声,实在是足够令人精尽人亡的双重刺激。

  就这样在两个不同的时间和空间里,两个男人在这种刺激下,都有些性欲高涨。然而对于现在的小欣来说,这一刻却是异常痛苦。

  因为头发被阿涛用力的向后拉着,整个上半身已经不光是与地面平行那么简单了,而是整个向后弯了过去。直到她的脊柱已经弯曲到了极限。这种姿势对于从小练舞的小欣来说,也不是那么好过的。

  再加上头发被人拉着,来自头皮的刺痛感也无时无刻的不在提醒着小欣,她所受到的凌辱,此时她的整张脸向上扬起,面部表情扭曲的可怕,眉头因为刺痛而紧紧的皱在了一起,可爱的小鼻子也禁了起来,而两片樱唇也终于不再咬在一起了,下唇上的牙印,因为之前一直用力,而已经变得暗红了。

  虽然嘴巴已经张开,但是小欣依然努力的不发出浪叫和呻吟,坚守着自己的底线。

  然而小欣控制了自己的大脑,却无法控制自己的下半身,生理上的反应全然与她的思想背道而驰,这一点从阿涛抽出阳具时,带出的淫水可见一斑。

  由于此时小欣所剩不多的阴毛被完全包在泳衣里,拉链的长度不大,仅仅漏出了阴唇,所以淫水因为没有阴毛的粘连,而地落向了地面。

  在阳具的带动下,那滴滴点点的淫水,只能无奈离开了混暖的巢穴,接受海风的洗礼,滴在地上,融入沙中。把金黄的沙滩,染成星星点点的暗黄。在这辽阔的海滩之上,砸出一个个小坑,留下了点点印记。

  在如此被虐待的情况下,小欣的身体竟然还会有这么强烈的反应,我隐隐觉得貌似小欣真的有一些做M的潜质。

  虽然此时小欣明显的做着身体和思想的激烈抗衡,但其实我看得出来阿涛也在做着生理和心理的斗争。在没有避孕套阻隔的情况下,在如此长时间、高频率的抽插后,阿涛其实也已经到了喷射的边缘,但为了能够再次让小欣屈服,他的内心其实是想要再坚持的久一点的。

  「叫啊!叫出来!叫!!!」

  阿涛的臀部还在不断的耸动着,频率没有再次提升,但是明显力度加强了不少。同时嘴里恶狠狠的低吼着。

  他明白自己即将在这场角力中败北,但是还在做着最后的挣扎。

  听到阿涛的话,我也紧张的看向了小欣,毕竟这可能是一个关键的时刻,如果这一次小欣再次被击溃,那么很可能这就是她转变心意的转折点。

  此时小欣的脖子已经向前顶到了极限,皮肤紧绷,下巴也向前伸出。而这一切所换来的,就是在脑袋后仰的情况下,再次用牙齿紧紧咬住了下唇。

  「恩。。。恩。。。。恩。。。」

  这依然是小欣唯一的回应。

  「叫!我让你叫出来!叫!!!!」
  
  阿涛已经彻底被愤怒冲昏了头脑,完全忘记了控制音量,基本就是在大喊了。
  「恩。。。恩。。。恩」

  小欣则顽强的继续以不变应万变。

  「操,你这个贱货,我他妈操死你,我看你叫不叫。操!!!操!!!!!」
  阿涛已经疯狂得犹如一只野兽一般。

  「恩。。。恩。。。。。恩。。。恩。。。」

  小欣的闷哼声在激烈的撞击下,也大了起来,而且越来越密集。

  「骚货,操。操死你。。。你个贱货,婊子。操。干死你!」

  阿涛再次提高了速度,我知道他马上就要射了。可能最关键的时刻已经到了。
  「恩。。。恩。。。恩。。。」

  小欣用自己最后的理智顽强抵抗。

  「操!操!操!!!」

  终于,在阿涛的大吼之下,他的抽插速度也达到了前所未有的频率,然而当他的屁股猛然夹紧了一下之后,他的速度也骤然降了下来。

  「恩。。。恩。。。恩!!!」

  终于,在小欣的闷哼声中,她的身体也是一阵颤抖,支在石壁上的双手,和站在地上的双腿,同时抖动了起来,腰部也是一拱一拱的上下起伏。这是很明显的高潮反应。

  但是虽然小欣又一次被阿涛操到了高潮,可她却真的坚守住了自己的底线,没有叫过一声。

  相对来说,已经被人家在光天化日之下无套内射了得情况下,叫不叫出声,真的没有什么意义,但事情虽小,却表现出了坚定的决心,同时告诉对手自己的不屈,这应该就是小欣想表达出来的意思。

               (待续)
本帖最近评分记录
评论加载中..